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众筹 · 正文

陆金所王啸:股权众筹是机遇,能带动传统金融业弯道超车

2015-08-27 09:14  中欧创业营  王啸  1
   
摘要互联网金融在中国最可能开花结果的两个独特优势:移动互联的人口红利和传统金融体系的痛点。另一个优势,就是与华尔街和主街的强势相比,中国的金融监管和金融机构对互联网抱着无比期待和尽量宽容的态度。
  陆金所王啸:股权众筹是机遇,能带动传统金融业弯道超车

  自四大发明以来,中国没有机会原创什么东西,BAT做再好也是微创新,但“股权众筹”等互联网金融业态在中国有可能滋长繁荣。中国成为原创国,引领者。这方面不存在弯道超车,因为前面没有道,也没有车。发展的好,反而可能带动传统金融业弯道超车。

  移动互联的人口红利时代已悄然而至

  几乎所有研究报告都说中国的人口红利快要消失了,其实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人口红利已近尾声,移动互联的人口红利却悄然而至。中国网民总量是美国的2.5倍,超过前五发达国家的总和,手机网民超5亿,平均每天上网时间是日本人、美国人的3到5倍。这是几年前绝对没想到的。凭借这个红利,电子商务创造了举世瞩目的双十一节。凭借这个红利,微信正在创造奇迹。凭借这个红利,还会有更多中国独特的商业模式和社会变革相继发生。

  传统金融市场的痛点

  传统金融机构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天使是因为它是工商业及社会运转的血液循环系统,而且自身创造了一部分价值,比如价值发现、风险管理(包括风险定价)、价值管理等。金融机构同时又在不自觉的充当魔鬼角色。一是成为黄牛中介,收取中介佣金,导致资源配置的异化。例如影子银行通道将资金配置到房地产和地方债等对利率不敏感的部门,挤出了小企业的融资需求。二是金融服务的门坎过高,既满足不了大部分小企业的小额、快速融资需求,也满足不了社会闲散资金的投资需求。三是加剧了信息不对称,利用种种复杂的产品和交易设计,掩盖或转嫁风险。

  互联网+的使命是降低信息不对称,减少交易成本,提高市场和企业组织的效率。从相亲、餐饮、旅行、出租车,哪里有依靠信息不对称赚钱的地方,那里的传统中介就会被颠覆掉。互联网+的攻城略地不会在金融领域止步。这里同样存在不少痛点。比如无论中国还是美国,小企业在贡献GDP,扩大就业,提供税收,创新创造等方面的作用举足轻重,但它们几乎被传统金融体系拒之门外。另一方面,大量社会闲散资金在寻求出路,余额宝短短几个月汇集五千亿资金,今年牛市期间打新股每周冻结万亿规模资金,沪深交易所日均交易量1万亿以上,都显示了“聚沙成塔”的神奇力量。

  能不能通过互联网平台的方式,实现大量、分散的小企业和小投资者的直接对接?能不能消灭不创造价值的金融中介链条,保留金融专业人士的风险定价、价值发现等职能?能不能形成互联网时代的新金融业态,需要创业家们前仆后继、脑洞大开、千方百计。

  美国金融监管跟中国比起来,不是更宽松,而是更严格

  前面归纳了互联网金融在中国最可能开花结果的两个独特优势:移动互联的人口红利和传统金融体系的痛点。另一个优势大家可能还没有感觉或者感恩,就是与华尔街和主街(国会与监管机构)的强势相比,中国的金融监管和金融机构对互联网抱着无比期待和尽量宽容的态度。

  美国最大的P2P公司是Lending Club,老二是Prosper,在2008年到2009年间,分别被美国证监会停业整顿半年。最终纳入证券法的规范,每一笔P2P借贷认定为一次公开发行。所以大家在LendingClub网站上会看到无数滚动更新的信息披露文件。

  另一个例子是股权众筹,虽然美国国会2012年通过的《JOBS法案》明确了股权众筹豁免注册的法律地位,但因为证监会的规则迟迟没有落地,至今美国市场几乎没有做股权众筹的互联网平台。如果哪家通过互联网平台公开发行股票,监管风险和被专业律师发起集团诉讼的风险是很大的。

  第三个原因是美国证券法体系的严密,联邦证券法的核心条款是说所有证券发行都是违法的,除非其招股说明文件经过监管部门的注册生效,或者该发行属于豁免注册。这么一个倒装句就把天底下所有的业务给包揽了,也就是说,先认定你是非法的,不管穿上什么马甲,变幻什么形式。要想不非法,要么每一笔、每一次都向证监会递交证券发行的申请,就像前面LendingClub的例子,要么该次发行或者该类型证券符合某一项豁免注册的条件。美国1933年至今将近100年的证券法修改历史,仅给出为数不多的几种豁免注册行为:州内发行,小额发行,非公开发行,以及2012年新增的股权众筹。还有一类半个豁免的小额公开发行,最近将额度从500万美元调高到5000万美元。

  美国金融监管的麻烦还在于联邦与州分治重叠的状态。美国作为一个联邦制国家,州法与联邦法在很多领域是平起平坐的。很多小额的证券发行行为,联邦法上有豁免注册,但各州的“蓝天法”有严格的注册要求。股权众筹在联邦层面得到了豁免注册,甚至是讲明了排除州“蓝天法”的管制,但受到州以及代表各州利益的北美证券联盟的极力反对,加上美国证监会明奉阴违,很可能不了了之。

  综合以上因素,我判断互联网金融很可能在中国从遍地开花到枝繁叶茂,规模上从一开始就大于美国市场,并且出现各种原创的新业态。

热点资讯

  • 今日/
  • 本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