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P2P · 正文

个体跳槽背后的产业风暴:传统金融成为互联网金融的“黄埔军校”+“蓝翔技校”

2015-09-06 09:13  经济观察报  胡群 李意安  1
   
摘要这场自下而上的传统金融人才流动大潮,也是互联网金融不遗余力的挖角潮,上自战略决策层,下达客户经理,前者正日渐成为后者的“黄埔军校”+“蓝翔技校”,为其源源不断地输送人才。

  看似用脚投票的个体行为背后是一场产业风暴

  尽管离开传统金融机构已经一年时间,在大多数朋友的眼中,“金融男”依然是何彬身上难以揭除的标签。

  2007年大学毕业之后,何彬一直在金融机构工作,先是一家外资银行工作,之后转战信托和融资租赁领域。直到2014年9月,何彬与其同样来自传统金融机构的林士强加入了一家叫“红象金融”的公司,后者是专注于互联网金融领域的融资租赁业务。

  “相比于之前的经历,觉得有一种更好的模式可以尝试,为什么不试一试呢?”遥想一年前的心情,何彬如此阐述。

  同样的义无反顾也发生在了陈涛的身上。

  “当时离开平安转型从事P2P其实是平薪跳槽,甚至可以说降了一点薪,因为平安年终奖比较高,但是夸克金融给到一些期权,这些期权在此后的几轮融资中升值很快。”眼下已经在一家互联网金融企业担任决策层的陈涛告诉经济观察报,相较于此前传统金融机构的工作效率,互联网金融企业扁平化的管理结构更适合自己,“传统金融机构讲究风控,因此流程管控非常严格,等级体系也非常森严,一个创新项目从立项到落地,需要经过重重审批,走好几个部门,签好几个字,经好多人之手,短则几日,长则几个月。但互联网金融讲的就是效率,快速迭代就是核心竞争力。”

  这场自下而上的传统金融人才流动大潮,也是互联网金融不遗余力的挖角潮,上自战略决策层,下达客户经理,前者正日渐成为后者的“黄埔军校”+“蓝翔技校”,为其源源不断地输送人才。

  这看起来仅仅只是一些用脚投票的个体行为,但在背后所撬动的,则是一轮产业风暴。在多位转型互联网金融的人士看来,跟传统金融比起来,互联网金融最吸引人的地方,高薪+期权、更扁平的管理结构、更自由的工作氛围。

  用脚投票

  随着新金融势力的逐渐壮大,更多传统金融机构大佬的跳槽更是被视作行业风向标,不但备受行业瞩目,也敲打着更多业内人士的信心。

  北京朝阳公园附近的观湖国际大厦,一位乐视的员工告诉经济观察报,原中国银行副行长王永利的办公室与乐视网掌舵人贾跃亭仅仅一层之隔——虽然乐视已否认王永利已加盟的信息,王永利本人也表示外界关于他入职某公司的信息都不准确,未来的走向将以其正式对外声明为准。据经济观察报了解,乐视网或将与其他公司联合成立金融公司,而掌门人正是王永利。

  而就在8月初,黄金老辞去华夏银行副行长,有消息称其将加盟苏宁,不排除担任即将获批筹建的苏宁银行高管。作为副行长的王永利、黄金老,以及前中国进出口银行副行长、现已任职前海微众银行行长的曹彤无疑都是其前单位的骨干力量。随着蚂蚁金服、前海微众银行以及陆金所等新金融机构市场影响力日增,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传统金融机构的从业者。

  2014年底,招商银行在北京发布“一闪通”产品,时任招商银行零售网络银行部总经理的胡滔出席发布会,几个月之后,她的身份已更新为芝麻信用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兼董事。类似的案例不胜枚举。挖财网副总裁王志峰此前为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短融网首席风控官余世相此前在交通银行做了20余年信贷业务……

  如果要列个近年从传统金融机构奔赴互联网金融机构的高管名单,可能会很长,如果再加上基层和中层员工,可如恒河沙数。而这些弃金融机构而去的人,大都去了阿里、腾讯、京东以及陆金所,甚至P2P机构。

  刚刚披露完毕的上市银行中报显示,16家A股上市银行中,光大银行、兴业银行、平安银行、民生银行、交通银行、北京银行、建设银行、招商银行等银行员工均薪酬呈现不同幅度的增长。南京银行、宁波银行、浦发银行、中信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等员工平均薪酬同比下降。

  实际上,在银行的鼎盛时期,银行员工的底薪也不算特别高。“银行主要靠分享社会发展的福利。”一家股份制银行高管告诉经济观察报,“举个例子,银行曾经依靠为大中型企业放款,因为银行以人工线下审核为主,资源有限,因此往往集中在钢铁、地产、化工等类似行业,但是现在整体不良上升,新增贷款又普遍下滑,奖金泡汤的情况下,工资也许都要扣掉一些,跟此前相比,银行事实上已经出现了实质上的降薪。”

  “薪酬因素可能是基层、中层离职的一大原因,但高管离职与薪酬待遇关系可能不大。”上述股份制银行高管坦言,“对高层人士来讲,压力和信心可能是更重要的因素。毕竟社会大环境放在那里,银行的机制、资源和能力放在那里,银行尽管意识到了下沉小微的重要性,但是船大难掉头,转型的难度很高。而互联网金融天生就是针对小微而出现,不存在转型的问题,从高管的操控难度来讲也低很多。”

  “传统金融最大的问题就是靠牌照挣钱,不可持续。”吴小平称,这位中金公司财富管理部前任执行总经理,现从事互联网创业及理论研究。他坦陈在传统金融机构的确赚了不少钱,但发现互联网金融效率远远高于传统金融,为探索一种更高效率的金融模式,他放弃了中金公司的职位。

  谁能胜任

  当然,也并非所有人都适合互联网金融。

  从业务本质来讲,P2P和银行所从事的内容确实存在高度重合,无非是借贷,但从实现方式来说,相去千里。“整体来讲,银行的人员还是专业能力过硬,做事靠谱的。这是一个来自银行的员工一个比较加分的点。”夸克金融一位高管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但是退一步来看,银行员工来到互联网金融企业之后,既往的经验模式能够套用的或许只有20%到30%,基本都是需要重新培训。互联网金融是一种探索中的模式,因此行业淘汰率高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在红象金融,何彬和他的同事们开始了“6+12”的模式,每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12个小时,基本上告别了过去的稳定工作、高工资、高福利和悠闲假期。取而代之的是身体层面和心理层面的双重压力、更简单的生活、工作与家庭平衡的挑战。

  何彬坦言,“大多数互联网金融企业规模和可获取资源都远远赶不上传统金融机构,因此互联网金融面临的不确定性更大,从业人员的压力也更大,所需要付出的努力也就更多。

  作为知名的互联网金融公司,蚂蚁金服已从多类金融机构吸收多类型金融人才。2014年,王建敏担任行长的中信金泰国际支行作为余额宝的托管行备受关注,由于他在该业务的优异表现,被蚂蚁金服挖去理财业务部。“过去的一段时间,的确有不少来自金融领域的人加入。”蚂蚁金服人力部门相关负责人向经济观察报表示,由于蚂蚁金服业务形态、工作方式和岗位职责都和传统的金融会有所不同,不能照搬照抄,所以,蚂蚁金服在招聘金融领域相关人才的时候,并不拘泥于来源或岗位职责。

  上述蚂蚁金服人力部门相关负责人向经济观察报称,“首先,我们希望他们对金融的本质有比较好的理解,更看重金融能给社会和大众带来真正的价值,并愿意积极努力投身其中;有金融的从业经验,但是又不拘泥于原有的机制,思路和方法,希望有所创新;且心态开放,善于学习。”

  蚂蚁金服人力部门负责人认为,在招聘初期对岗位到底需要什么人,需要慎重的讨论,明确招聘的核心能力和特质,在招聘环节,除了看经验和专长,更重要的环节是看特质和文化适应性,我们认为在蚂蚁这样快速创新和变化的团队,经验和专长固然重要,但是在冰山之下的动力、理念和特质,更是长远影响一个人发展的重要因素。

  对传统金融人士而言,并非每个人都能快速适应互联网金融创新文化。据经济观察报从多渠道获悉,近期某知名互联网金融机构负责人或将宣布离职,而此负责人此前在传统金融机构担任非常重要的职务。

  当然,这也并非个例。

  2013年6月,银监会创新监管部副主任尹龙辞职,于当年8月加盟民生电商,并任职民生电商董事长。

  然而,熟稔互联网金融理论的尹龙在民生电商董事长位置上并未做太久,当年12月中旬即闪电辞职。“有些P2P等互联网金融机构之所以选择传统金融业内较为知名人士参与,是希望其能提升平台风控水平,也有寄望于传统金融人士参与提高平台估值。”肖飒称。“从目前互联网金融机构发展情况来看,真正具有持续创新能力且能获得监管及市场认可的机构,并不多。”中金所研究院首席宏观研究员赵庆明表示,由于传统金融受益于体制优势,很容易成功,但传统金融机构出身的人能否适应互联网金融完全在市场?尚不可知。所幸随着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更多机构将获得金融牌照,人才流动也更为通畅,成功和失败案例也将不断涌现。“蓝海中,再痛苦也是活在黎明前的黑暗里。而红海中的煎熬,则是活在夕阳的余晖里。”一个刚刚跳槽到互联网金融企业的前银行工作人员如此评价。

热点资讯

  • 今日/
  • 本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