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第三方支付 · 正文

红包的秘密:能用红包解决的事,尽量不要用语言表达?

2016-02-01 10:32  经济观察报  欧阳晓红  1
   
摘要几天前,许国爱看数据时,发现一位史同学的付款异常。电话过去——确认其账号和密码是否被盗。果然,这位史同学的账号密码泄漏过,其银行账号密码与微信密码一致,有人盗用其账号想转走钱。

红包的秘密:能用红包解决的事,尽量不要用语言表达?

  快过年了,各路红包雨都在蓄势待发。腊月17就内测的微信照片红包,一时间,恍惚了朋友圈你我的眼。

  那些鹅厂的小伙伴与大家伙们,一不小心就把病毒般蔓延的小红包做成了一桩大事,可能形成新的互联网社交与支付的新大生态。

  当你不亦乐乎时,不妨瞧一瞧,红包背后的小伙伴与大家伙们在忙什么。小伙伴指的是吃、住在公司,脸上稚气未褪的腾讯相关团队成员、他们有的负责研发、有的负责风控、有的负责产品;大家伙指的是,上万台高速运转的服务器与安全机制保障,即软硬件的安全基础设施。

  如果聚焦腾讯支付基础平台与金融应用线(FIT)团队,会发现洪流涌动的红包雨背后,一个强大安全的支付基础后台。

  按照腾讯FIT支付平台产品负责人、产品专家陈起儒的话说,不管QQ还是微信,简单两个字就是“社交”。支付和社交原本是两件事,红包让它变成一件事——腾讯正在做这事,且不遗余力。这不啻为一项先期投入巨大的“系统工程”,涵盖红包链上下游的企业、银行、运营商、服务器设备商等各类商业机构。

  红包来的那一刻,其他似乎都是配角。尽管其未来如何商业化尚是未知数,但红包本身让鹅厂人看到一种无限可能性。

  就是这种可能性,也让各路银行相关负责人纷至沓来,大有不达目标——不接入腾讯财付通快捷支付不罢休之势。甚至有银行的人说,不接入就完不成任务,完不成任务就不回去了。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国际顾问委员会中方主席马蔚华都说,抢红包,对银行而言是非常深刻的挑战。如果银行的客户渐行渐远,银行就完全失去了对市场需求的判断,成为一个简单的划账工具。

  简直是压力山大啊。可不,腾讯现在的状态是全力以赴备战红包雨。腾讯FIT平台研发部系统分析总监沈华勇透露,腾讯参与红包业务的团队超过上千人;设备更甚,最高峰值时的服务器会超过上万台。

  而移动终端前的你,或发或收,刷红包刷不停,无需支付任何费用;收红包时,稍留意,会发现微信钱包里,今年还多了一项“零钱理财”功能,可一键理财获取收益。

  “其实就是零钱余额转理财通,就是直接投资某一种理财通平台中的货币基金。”腾讯支付基础平台与金融应用线理财通产品负责人张文静解释。若非亲眼所见,可能猜不出,这位透着学院派气息的80后女生是工龄超过7年的产品总监。

  这位小女生模样的产品总监,其实是个狠角色。她透露,为测试产品,会购买近百种各类理财产品。问及是公司动议还是个人行为,她有些不好意思,说“是个人,我得找感觉。”

  一句“找感觉”道出许多鹅厂人的心思,但道不尽红包背后的神秘力量。

  小红包

  有时候,大事业是从小切口,不经意间做起来的。就像突然极数飙增的红包用户数量和收发总量。当然,前提是足够强大的基础后台支撑。

  就像马化腾在上个世纪不经意打造的“QQ帝国”——创造了一个全新的沟通方式;就像后来的微信公众平台、微信红包、QQ钱包;最初的想法都很简单——只是各种连接,人与人,人与信息,人与服务,人与支付;一不小心就做成了亿级海量,维系其正常高效运转成为一种责无旁贷。

  假以佐证的数据是,QQ月活跃用户数达8.43亿,微信用户超过6亿,微信红包今年元旦跨年夜收发23亿个,QQ红包则在跨年夜刷出了10.73亿。

  当它真的变成一种责任时,腾讯的小伙伴们发现,必须严阵以待。

  而且,腾讯也意识到,QQ8.43亿用户的移动支付需求也不容忽视——也需要“钱包”,即使已经有了微信支付。

  腾讯支付基础平台与金融应用线(FIT)QQ钱包产品负责人代星星解释,QQ和微信是中国两大即时通讯软件。微信目前主攻的是熟人关系链或较高端人群。而QQ因为15年产品上的历史沉淀,主攻年轻人群、高校人群;产品在中国三四五线城市的渗透率都很高。二者的人群定位和主要目标用户群不尽相同。

  加之,QQ产品本身承载了腾讯很大一部分营收的能力,它在做游戏以及虚拟产品这方面,增值业务方面,本身就有非常大的支付市场。

  于是乎,QQ钱包、QQ红包相继上线。结果似乎很不错。

  腾讯支付基础平台与金融应用线(FIT)副总经理、QQ钱包总经理郑浩剑说,2014年12月份的时候才开始准备,QQ红包第一个版本上线后,用户使用情况远远超出想象。

  2015年除夕,微信上产生10.1亿的红包收发量,QQ平台产生6.37亿个红包。“我们发现红包这样一个社交和支付结合的产品非常受用户欢迎。之后开始想,这其中是否有机会做得更大?”

  于2014年3月上线的QQ钱包,不到两年用户数量已过亿。称其为市场上发展最快的移动支付产品并不过。

  其实,这也是一个关于客户从PC端迁徙至移动端的故事。起初,腾讯团队没想到把QQ钱包做成像今天这般量级的移动支付大产品。推出QQ钱包的初衷在于,2016年是腾讯第十八个年头,QQ是十七年。QQ场景上积累了很多以前PC时代用户的支付场景,包括游戏、虚拟增值等。移动支付时代下,如何解决他们的支付问题,腾讯希望给QQ用户提供移动支付服务。

  “这一步我们做得非常成功,往移动端转化时,大量用户用了QQ钱包。”郑浩剑说。

  在此期间,腾讯强调两点:即与金融机构的合作并创新。

  前者如2015年上半年,腾讯虚拟信用卡的原班人马投进去做微粒贷;包括在与微众银行合作的基础上,试图与各银行机构开放式合作。

  后者,就支付领域本身看,创新从未缺席。如口令红包、明星红包等。“希望在今年绝大部分QQ活跃用户都有机会收到明星的现金红包。”郑浩剑称。

  让每个人都有机会抢到红包、发红包,按照郑浩剑的话说,这是最基本的要求,也是最大的挑战。

  目前腾讯春节红包相关团队正在反复测试各方面的能力,诸如底层的支撑能力——即并发量,每秒可以处理多少万笔;财付通基础支付平台的能力;以及与各个金融机构紧密的压力测试。发红包这一环节,除腾讯之外,各银行机构的投入也很大。此时此刻,腾讯基础支付平台的每个快捷的接口都在测试处理能力,但用户发红包时丝毫感觉不到。

  此外,“红包收发过程中的公平性保障”也是挑战之一。安全机制的保障更不用说了,乃重中之重。QQ钱包有两级安全防范体系(基于社交的安全体系+基于金融级的标准),如此设计源于腾讯所有创新均在安全基础之上的创新之共识。

  有这么个故事:一年前的某个周末,腾讯一位同事突然拉了一个群问他在使用QQ时为什么还需要回答关于他是不是他自己的问题。原来腾讯安全团队发现,此同事在周末买了一新手机。QQ在新手机上登录了,因此跳出安全信息验证。“这反而是好事,如果手机换了或掉了呢?其会有一定的安全隐患,如此验证有其必要性。”郑浩剑说。

  不仅于此,如果用户被盗刷,PICC还能包赔。而且是腾讯提前帮用户补上损失的同时,再去追讨,以确保用户体验不打折扣。

  不过,说来说去,为什么是腾讯先弄出个红包呢?

  这又是一个不经意的“意外”。派利是乃广东新年习俗——员工可以向老板要利是,未婚的可以向已婚的要利是。腾讯总部的情况是,开门第一天不上班,腾讯各个楼层都很疯。包括很多问腾讯管理层要红包的鹅厂员工,一直从最底层排到下面绕好几圈。

  “当时我们的出发点是想:如此方式有无可能电子化?此做法不是两年前开始,以前PC时代也有,但PC和移动互联网差异非常大,PC的时候没有火起来。”郑浩剑称。

  殊料,“红包战”迅速将PC端用户转化成移动端用户。郑浩剑隐约记得“当时同事把红包从PC端到移动端的真正开发只花了两周。”

  郑浩剑说,红包的用户是体验移动支付的第一批用户,腾讯现在的思路更多是把它当作移动支付的起始点。“有海量体验过移动支付的用户,接下来,让其体验更多移动支付应用场景的用户门槛就会降很多;再逐步到更多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商。”

  因为,红包用户转化可有效带动其他业务,如手机充值、订餐,甚至便利店买东西等,均可以用微信支付或QQ钱包这类移动支付工具。这些打通之后,腾讯则有可能找到红包的“商业模式”。

  郑浩剑没有透露,腾讯在红包这块到底支付了多少成本。但让郑浩剑得意的是,以前让用户接受新的支付方式并不容易,且接受过程较长。因为让其绑卡会有顾虑,更别说让其消费。

  红包推出后,完全变了样,以前要做很多关于绑卡的用户教育,现在,好友帮好友就能解决这问题。“红包的核心价值是在普及移动支付中做出了巨大贡献。”郑浩剑说。

热点资讯

  • 今日/
  • 本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