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金融网 ·其他 · 正文

峰瑞资本李丰:从“狗日的腾讯”到“腾讯爸爸”,看互联网金融企业的竞争力

2016-07-18 21:53  峰瑞资本  李丰  1
   
摘要互联网金融公司有两种竞争对手,一种是互联网公司,另一种是金融机构。任何一家公司在做选择的时候,需要想清楚自己的生意是偏虚拟闭环,还是偏线下的闭环,这将决定企业的生存空间有多少。

  从 “初创企业做什么抄什么”,到通过股权投资建立起 “腾讯系” 帝国,腾讯发生了什么?

  对互联网金融行业而言,腾讯的转变值得思考。在行动教育集团主办的第二届转型升级峰会上,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发表了演讲。在他看来,中国互联网行业在 2010 年后逐步进入搭建线下闭环的阶段。互联网公司难以在如此重的商业模式中形成垄断,因此转移到了通过投资进行布局。

  互联网金融公司有两种竞争对手,一种是互联网公司,另一种是金融机构。任何一家公司在做选择的时候,需要想清楚自己的生意是偏虚拟闭环,还是偏线下的闭环,这将决定企业的生存空间有多少。

  一个完整信贷周期中的投资机会

  第一个问题是:我们到底处在资本春夏秋冬的哪一季?

  现在听到最多的是偏冷的那一季。我们先把这个问题答案放在一边,讨论另一个问题:中国现在整个国家要解决的问题无非是三件事:提高产能,去杠杆,和刺激经济。假设你站在国家领导人的角度上,你怎么解决去杠杆和刺激经济问题呢?

  先介绍一下中国经济的大致形势:2015 年的 GDP 是 67 万亿,现在官方统计的规模,全部加起来我们国家负债是 169 万亿,大概是 2.5-2.6 倍的 GDP。如果用中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平均水平衡量,负债和 GDP 大概是 2.1-2.2 倍的关系。然后新兴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是 1.7 倍左右。

  另外有个数字很值得关注:两个 40%。政府端的覆盖率,从中央到地方大概是 40%;消费者端跟 GDP 的比例大概也是 40%。如果我们减掉这两个 40%,那么非金融、企业端负债大概是 160% 的 GDP。

  国家领导近期关于经济原则的指导性讲话,大意是负债这件事在企业端一定要降,另外我们的政府负债端和个人消费者负债端有上升的空间。这句话是正确的。但我们负债总量还是很高,原因出在 160% GDP 的非金融机构的企业级负债。

  以上是我们现在要降低负债的大图景:去杠杆和刺激经济。

  而由于国家经济转型的需要,我们处在一个股权投资的较长周期。只要资金供给充足,流动性充裕,这个趋势就会一直存在。国家显然需要钱去到某些地方。

  上次美国金融危机,我们的 4 万亿大概就去了这些地方。但如果钱去不了能花大钱的地方,你希望这些钱去哪儿呢?

  我们来看一下美国的例子。美国每 10 年或者 8 年就会有一次信贷周期。就是增加流动,刺激经济,即所谓的升级周期。我们先看上一个周期,即 2008 年以前,宽松的资金去了房地产,引发房地产端的金融危机。

  从大逻辑来讲,在 2008 年之后到 2009 年,美国进行了三次量化宽松注入流动性,但美国并没有大规模增加基础设施投资,房地产也没有大规模上涨。这些钱去了哪儿?风险资产,包括一级、二级市场。

  听起来有点匪夷所思,但我们所在的一级市场是一个并不大的资产类别。硅谷有一个统计,美国的一级市场中,涉及到的投资总量从 2008 年的 110-120 亿,到了 15 年的 640 亿,翻了 6 倍。

  作为国家领导人,政策制订者,你要考虑几个问题:降低企业端的负债率,同时还要刺激经济,你打算让钱去哪儿,去基础设施、房地产还是去其他地方。

  结论其实很简单,如果看必然存在的经济现象和规律,在这个周期中,你只能让钱去到有效率的相关经济和实体经济的创新模式中去,而且还不能主要以借贷的形式。要不然你会增加负债率。

  现在所有人都忧心忡忡,我们到底处于资本市场的春夏秋冬的哪一个季节。给一个小提示,我们面对的唯一的不同在于人民币和美元的周期不同。人民币流动性仍然充裕,美元说是要减少流动性,但从 2008 年开始往系统中注入的刺激不一定已经被消化完。美元正好处在了一个和人民币不同的信贷循环中。从信贷的规律和循环上,从流动性的不同周期来看,大概美元会处在一个至少是秋冬之季的状况。

  人民币呢?我把这个问题留给你。

热点资讯

  • 今日/
  • 本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