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金融网 ·第三方支付 · 正文

「后牌照」时代,第三方支付的洗牌与突围

2016-11-22 14:04  微信公众号:极客公园  张雨忻  1
   
摘要一系列密集出台的监管政策背后,是监管机构对于第三方支付发出的明确信号:第三方支付行业一直以来的混乱状态必须整治,这不仅是从行业健康发展的角度来考虑,也是为了保障用户的信息和资金安全考虑。

  表面上波澜不惊的第三方支付行业正在涌动暗流。

  2016 年 9 月底,美团点评宣布完成对第三方支付公司钱袋宝的全资收购,后者在 2011 年 5 月获得央行颁发的支付牌照,是首批获牌的 27 家企业之一。由此,完成收购的美团点评也相应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这让一直觊觎支付业务的美团点评终于如愿「合法化」。

  虽然这笔交易的细节并未披露,但想必价格不菲。在 6 月因「无照经营」被央行叫停支付业务的美团点评对这张牌照非常渴望;再加上,第三方支付牌照已变成卖方市场,高价求购一张支付牌照早已不是新鲜事。

  看看这两年由大企业发起的几次支付牌照交易:

  2014 年底,万达以 20 亿元收购快钱。快钱在 2014 年已与超过 200 家金融机构合作,拥有百万级企业合作伙伴。

  2016 年 2 月,小米收购捷付睿通 65% 股权。这次交易的细节同样没有披露,但有消息称,小米以 6 亿元从捷付睿通手中购得支付牌照。

  2016 年 8 月中旬,恒大集团完成对广西集付通支付有限公司的收购,有知情人士透露本次收购价格在 5.7 亿元左右。

  2016 年 10 月,唯品会全资收购浙江贝付,正式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消息人士称,这次收购价格为 4 亿元左右。

  2010 年,《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出台,标志着第三方支付正式被纳入监管范围,支付牌照也自彼时而来。在随后的几年里,第三方支付公司纷纷开始了自己的业务探索,享受牌照以及「宽松监管」带来的红利。但近年来,央行大大放缓了新支付牌照的发放,2015 年底甚至暂停了牌照的申请受理和发放。

  同时,支付牌照不可以倒买倒卖,其他公司只能通过直接收购第三方支付公司的方式将支付牌照收入囊中,这使得支付牌照的市场存量越来越少,陆续获牌的 270 家第三方支付公司成了稀缺标的。并且,随着近期3家第三方支付公司被吊销牌照,现存的第三方支付牌照进一步缩减至 267 张。如今,行业显然已进入到「后牌照时代」。

  而对于这 267 家持牌第三方支付公司来说,面临的却是一个日渐艰难的监管环境和市场空间。

  从 2015 年下半年开始,相关监管文件发布密度逐渐增加,《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完善银行卡刷卡手续费定价机制》、《二维码支付业务规范征求意见稿》、《关于完善银行卡刷卡手续费定价机制的通知》等文件的相继出台,第三方支付行业监管力度正在快速加强。

  2016 年 10 月 13 日,国务院办公厅联合 17 家部委出台了《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其中,关于支付的《非银行支付机构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显示:「一般不再受理新机构设立申请,重点做好对已获牌机构的监管引导和整改规范。」

  这意味着第三方支付行业的洗牌会加速,没牌照的企业将被清理,有牌照但经营不规范的企业同样面临业务范围的调整,这对于不少第三方支付公司来说意味着经营危机的到来。

  而这一系列密集出台的监管政策背后,是监管机构对于第三方支付发出的明确信号:第三方支付行业一直以来的混乱状态必须整治,这不仅是从行业健康发展的角度来考虑,也是为了保障用户的信息和资金安全考虑。并且,支付仅应该扮演基础设施角色,作为一个渠道和中介而存在,如果想在支付业务的基础上搭建平台、甚至像银行一样形成一个在业务上包罗万象的金融系统则是无法被接受的。

  平台梦碎

  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天花板正变得越来越低。

  2015 年 12 月发布的《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对整个第三方支付行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其中有两大关键条款:

  给第三方支付账户分类,不同级别的账户所对应的账户余额、付款限额和余额付款功能不同。

「后牌照」时代,第三方支付的洗牌与突围

  图片来源:易观智库

  不得给金融机构、以及从事信贷、融资、理财、担保、货币兑换等金融业务的其他机构开立支付账户。

  这两条在 2016 年7月开始正式实施的监管条例给了几乎所有第三方支付公司直接的打击。其中,第一条的「账户分类」影响更甚,因为涉及到第三方支付公司最基本的职能。

  而这种影响在像支付宝、微信支付、拉卡拉这样有大量 2C 业务的公司身上将体现的更为明显,同时,也会重点影响到那些不直接向 C 端用户做品牌露出,但是在背后给线上商家做支付通道业务的公司。

  举例来说,《管理办法》规定,只有达到 A 类账户的评级,且实名账户占比达到 95% 以上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才能被允许其用户与银行进行非同名转账。

  这就意味着绝大多数第三方公司将失去基础的消费和转账职能。支付巨头或还可以利用行业资源和用户基数争取 A 类账户,降低政策冲击,但对于本身资源能力差且盈利能力也不好的小支付公司来说,这将是生存层面上的打击。

  同时,对于账户余额付款额度的限制则抬高了第三方支付公司的运营成本,那些大额的消费和转账都需要第三方支付公司先从自己在银行的备付金账户中调取资金,再完成转出,而这一进一出的过程将大大提高一次消费或转账给支付公司带来的成本。

  在这一点上,大小支付公司都难逃一劫。比如微信、支付宝相继开始收取提现手续费就是基于这样的背景。

  然而这还不够,第三方支付公司想要变相成为银行的梦想也在这一次监管调整后宣告破灭。

  由于自己的账户体系内只能留存非常小额的资金,支付公司完全变成了一个资金转入转出的渠道,想要借自己的账户体系吸储、产生大量资金沉淀的想法落空。如此一来,第三方支付公司只能老老实实履行自己「快捷、小额支付」的基本职能,想针对资金池做多业务开发变得不再可行。

热点资讯

  • 今日/
  • 本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