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金融网 ·P2P · 正文

互联网金融有多乱?听听这些大佬怎么说

2016-12-16 17:11  中国企业家网  张弘一  1
   
摘要从互联网金融诞生至今,和传统的金融领域相比,确实注入了一些新的力量。事实上,“乱”中又包含着一些创新的因素,或者说“乱中有序”,传统金融在夹缝中也扮演着创新上的引领者角色,当下的环境也给新金融的发展提供了足够的创新空间和发展土壤。

  2016年,“金融科技”成为金融领域最热门的话题。在监管收紧、P2P乱象频出之下,众互联网金融公司齐齐转型金融科技公司,传统金融企业同样发力金融科技。过去几年,互联网金融在获得市场青睐的同时,也因“野蛮生长”带来一系列风险。只有那些真正以技术驱动的创新、能够影响人们生活的产品才能带领企业穿越时间、历经考验。

  在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一汽-大众奥迪作为首席战略合作伙伴的2016(第十五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经济日报财经新闻部主任齐平在现场说,从“互联网金融”到金融互联网之争,到融合发展,一直到现在还有对野蛮生长的拔节声。

  那么,什么样的金融是好的金融?如何用金融造就一个好的社会?如何反哺实体经济的发展?金融科技会带来什么样的未来?如何回归服务实业的本质?金融创新与风险控制如何取得平衡?这些问题都在会上得到了解答。

  从互联网金融诞生至今,和传统的金融领域相比,确实注入了一些新的力量。惠金所总经理杨冀川以一个“乱”字形容当下互联网金融的特征。事实上,“乱”中又包含着一些创新的因素,或者说“乱中有序”,传统金融在夹缝中也扮演着创新上的引领者角色,当下的环境也给新金融的发展提供了足够的创新空间和发展土壤。

  「互联网金融:“新”和“拼缝儿” 」

  惠金所总经理杨冀川

  我们所从事的这个行业,管它叫做互联网金融或者新金融,不太好给它下一个定义。但这个行业,目前从行业的监管规则及办法的角度来说,这是新的行业,的确有“乱”的地方,,但是也有很多正面的东西在里面,从它的确又在“乱”中包含着一些创新的因素,确实补充了一些传统金融没有覆盖的领域。

  另外一个是“拼缝”,对于五大传统金融行业银行、保险、券商、信托和基金来说,我们是拼他们所留下的一些缝隙。所以,作为传统金融的补充,我们是“高级拼缝工”,所以我们希望给传统金融做一些创新上的引领,无论是对于传统金融板块还是对于实体经济需求来说,我们是希望找一些突破点。

  「“野蛮人来敲门了”,智能投资是未来的方向 」

  华融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张建军

  对于传统金融行业来讲,实际上我们深深地感受到了来自于金融科技带来的危机。刚刚杨总(杨冀川)很谦虚,他们从缝里进来,实际上有可能成为一扇门,我们是感觉到“野蛮人来敲门了”。观察所有的证券公司,它的业务结构里新金融业务占的所有比例经常达到60%,甚至有些达到80%,也就是说完全是靠佣金收入来产生的。但是现在佣金不好做了,因为已经不需要再去营业部交易了,只需要用手机操作一下就可以,所以佣金理论上可以为零,这样会死掉一批证券公司,因为他们没有收入来源了。华融证券把所有的改成财富管理,我们现在做的是人工顾问加智能投部相结合的一套体系,也就是顾问投资和机器人合在一起的智能投资,这是未来的方向。

  渤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伏安

  我感觉最大的一个词儿就是“变”,整个金融业态不是在变化的过程中,就是在谋变的过程中。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都不得不改变。另外,未来金融发展的手段、途径跟过去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尤其是银行业生存的模式生态环境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不变就很难再生存下去。

  「科技对人类的影响不只是金融领域 」

  中国银河金融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杜平

  去年有两件事情对我们整个社会影响非常大,一是去年的股灾,整个资本市场剧烈的波动,对证券市场乃至于实体或多或少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第二个包括互联网或者说科技对整个经济的影响,尤其是对包括金融这块的影响比较大,今年这种影响还在持续发酵,包括今年阿尔法狗和李世石之间的围棋大战。去年,我的判断是智能机器人在围棋上是很难赢过人的,因为这个研究开发的时间很短,但今年已经被事实给颠覆了。所以科技对人的影响已经足够渗透到各个领域。

  「民营企业“在夹缝中求生存” 」

  鹏润控股集团董事长黄秀虹

  我对互联网金融的感受不仅仅是“乱”,对于民营企业来说更是困难。我们确实是在夹缝当中求生存,别人是见缝插针,但我们无论如何要生存下去,因为我们有做实业的经审核资源,有20、30年上下游客户的资源积累以及跟金融机构打交道的一些经验,能够在大佬们的缝里头去利用自己的资源和自己对金融的理解去扶持我们的合作伙伴和实体企业,这是民营金融能够和传统的金融去差异化的一个服务点吧!在这种又乱又困的环境当中做金融要谨慎,我们要为自己负责任,同时要为投资者负责任,所以风控很重要,有风控意识和风控能力的人才能够去做金融。

  「互联网金融行业更加聚焦核心竞争力 」

  苏宁金融集团常务副总裁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黄金老

  互联网金融行业它的发展更加聚焦,或者更加切合整个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主旋律。互联网金融的产生,很大程度上解决了我们以前传统金融所不能很好的解决融资难、融资贵这样一个命题,所以国家在政治层面对这个行业表示大力支持。但过去也存在偏差,以前这个行业更多的表现为做理财,理财跟融资难、融资贵没有很大的关系,但最近这一年它回归了使命。所以这一年更多的是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过去包括像苏宁金融在内,都在聚焦做供应链金融,解决企业融资的问题。今年年初,有一个观点说回归互联网金融的使命,促进普惠金融和廉价金融的实现,这一年无论是在供应链金融和消费金融,金融行业都做得相当不错。

  另外,互联网金融行业更加聚焦核心竞争力的提升。前年或者以往,大家看到很多烧钱大战来补贴发展用户,过去一年非常少了,支付这个行业这一年盲目补贴大大减少了,我们发现更加聚焦于核心能力。

  这个行业最主要的风险是欺诈风险,今年开户主要是靠人脸识别,过去开户需要30分钟,人脸识别技术获得了十足的进步。再次,现在我们要做普惠金融,必须用新的手段收集客户信息,在这个领域我们不再仅仅依赖于央行征信集团,市面上出现了很多收集公司、征信公司,广泛收集用户行为数据,做出分析判断,这两个领域也是我们这个行业的核心竞争力。

  「杨冀川:中国新金融不是一夜之间的事 」

  中国的新金融出现,是传统金融发展30多年来的新鲜事物,一个是支付,另外一个是信贷。信贷方面有很多的外号,比如说P2P、网贷,更广泛意义上也有说“普惠金融””。2014年、2015年、2016年都是迅猛发展的几年,但其实“我们从哪儿来”,不是说在互联网金融在中国一夜之间就出现了。从美国的LendingClub上市到Prosper等,还有更近一点的韩国、日本、台湾的普惠金融比我们早六、七年,他们经历过短时间内蓬勃发展到一个非常大的泡沫,最后这个泡沫破灭,基本上走向了死亡的边缘。日本、台湾和韩国都是经历了类似的过程。中国正好是从美国、韩国等这些领域都接入的过程,这是回答了我们从哪儿来。

  在中国产生新金融,我觉得有几方面的因素:

  第一个,中国的信贷资本市场的确是发展得没有其他的市场那么健全,或者说其实是没有像我们中国的股票市场发展得那么充分。现在中国企业融资难、成本高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美国非投资级的信贷市场他们的利率是美国利率拆借利率3到5个点,所以也就是5%-7%左右,这跟中国现在中小企业融资成本有天壤之别。但是中国现在GDP6%、7%,就不可能有那么高的融资水平。所以中国金融信贷资本市场给我们留下了比较大的发展空间。金融体制里需要我们这类新金融机构,去服务传统金融行业里不太愿意覆盖或者效率稍微低点的行业。

  第二,过去30年来,中国财富管理市场没有发展起来,当然这个需求渐渐才出现,中国富裕层才慢慢开始出现。大家有点钱除了投资股票就是投资房地产,除此之外财富管理市场非常需要优质的投资产品。所以这跟刚才我说的相关,比如咱们刚刚说的证券公司主营业务可以分为三个方面:股票经济业务、投行业务和自营业务,但是这些实际上早就变成红海了,中国真正需要的东西,也就是中国的大量财富管理市场给大家提供了想象力非常丰富的一片大蓝海,其实没有人做,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也出现了所谓的互联网金融即新型金融。

  第三,背景。个人认为,中国在从过去30年资本市场发展的情况之中,中国保险是沉睡的巨人,但信贷资本市场离不开保险。30年之后,保险开始苏醒之后,它的巨大的能量其实应该用在中国信贷资本市场,它的发展绝对是我们将来会看到一两年、两三年乃至四五年,中国的保险行业会在中国债务市场起到举轻若重的作用。综合上面三点,我认为我们这些新金融发展的方向,也是中国金融资本的发展蓝海。

  「新金融的未来如何创新? 」

  张建军:我们其实是更希望聊金融的技术,怎么用最新的金融手段和金融工具来做。一类是基础性的数据服务,大数据、云计算、机器学习,金融的核心是信息,第二个是效率和安全。最终两者都会聚集在一起,又聚集在新的红海打仗,现在是蓝海,但最终都会通向金融技术融合状态,也就是金融科技。而且以后拼的是大家的算法,谁能够更精确,谁成本更低。

  另外,整个金融科技的创新,不光是业务层面,是传统金融或者技术层面,甚至还有监管机构的金融创新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只有达到了金融科技创新的监管新手段,才能真正做到普惠金融,做到真正对产业有利的金融。

  李伏安:核心的是手段和方法在变,关键的一点,我们现在找不到好企业,没有能够真正持久地为社会提供强有力竞争力的产品和企业,这是我们金融生命的根本。最重要的是要全社会形成一种制度、一种环境、一种条件,让我们的企业家真正能够去把一个企业做的像今天上午董明珠讲的那样有生命力、有持续竞争力,关怀社会、关怀环境的一个企业。没有这样真正优秀的企业家和企业,以及值得优秀和值得信赖的个人,金融将很难做。

  另外,我们的监管需要充分的识别风险,需要充分给金融的发展提供足够的空间、足够的政策上的导向和激励,这样使得传统金融和新兴的金融有很好的融合,新金融风险能够有很好的新的识别和控制,传统的金融有更大的创新空间,这是银行以及监管者需要共同去做的事情。

  杜平:去年市场波动时,我们曾跟一些华尔街的金融业朋友做过交流,针对这种情况,银行怎么避免资金大量进入股市,能不能请他们提供一些防范风险的借鉴?人家的回答让我很无语,他觉得这点我们还得向中国学习,他觉得我们银行做不到这一点。本来我还想取经,但是从这个方面我觉得金融监管还是相对滞后的。去年十部委促进颁布了关于互联网金融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现在应该说逐渐的在完善这方面的监管,首先我觉得这是有积极意义的,推动我们的监管。第二,科技金融应该说也驱动了科技创新,确实也有效改善了我们的金融服务,或者是提升了服务水准。下一步怎么应对科技和互联网金融带来的影响,怎么样应对这些挑战,这是值得探讨的。

  黄秀虹:做金融也好,投资也好,我觉得是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给自己一个台阶往上走,给企业、个人带来一些进步和发展的起点。作为有责任的企业和有责任的企业家,到金字塔塔尖,首先要为自己负责,我们不能因为一个产业带坏了社会风气。不能因为普惠金融、民间金融,就把社会风气带乱了。因为金融接触的是墙,这个墙是最容易受诱惑。在这几年当中,我也是看到随便借贷出现的催收事故,携款逃跑等等。

  金融是一个带动社会产业和带动社会稳固发展、树立良好风气的行业,所以要用科技手段来解决风控的问题是非常有必要的。在金融方面创新,离不开我们对风控的严格要求,这个要求不是来自于监管部门给我们的监管条例,而是来自于我们作为风控的自己的定位和规则的制定。我们不能把金融作为企业套利的一个行业和事业,我们要把金融作为一个长久发展的像传统金融这样的百年金融企业的老牌子。

  黄金老:互联网金融行业到底有什么样的不同,我觉得有三个问题是必须要解决的:第一,这个行业,用户和客户数量非常大。大的互联网金融机构,它的企业客户可能也100万户,或者5万户,一般的银行5万户就不错,我们个人的可能有5000万用户,有的上亿,所以这不一样。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没有现代科技下,很难服务这么多客户,一个人服务5万个客户不可能,我过去在中国银行一个客户服务一千个客户,这是最能干的。第二,客户是跨地域、跨省份、甚至跨全球。今天更强调表和商品,客户经理必须和他的企业很熟,50公里之内熟悉,但是500公里、5000公里就无法判断商品,这个时候无论是表也好还是商品也好,都需要技术实现。第三,互联网基本挑战,叫刺激借款人,或者刺激金融服务需求者。事实上,言下之意这些人对风险不易识别,今天做到这么大怎么判断,就是需要一些技术。今天的寿险也是这样,通过互联网不能仅仅判断你现在的状况,我们判断大家一个人的生命25%靠基因决定,25%靠环境决定,25%靠身体决定,将来给更多的人提供险险服务。

  由于需要更跨地域,提供更大的服务,所以不得不它采取更先进的手段帮他营销客户,所以互联网金融发展到金融科技是自然的课程,没有金融科技这个行当就走不了,就会停止,就不可能再前进。

  另外,我觉得要区分两个杠杆,一个是机构杠杆,一个是产品杠杆,其实咱们说的出事儿的大部分是产品杠杆,中国的机构杠杆都不高,从金融机构来讲,我记得在中信证券两三年以前杠杆值才是1.1倍,我们当时最主要的方向努力是要提高中信金融的杠杆,因为它的效率太低了,杠杆15%左右,但是高盛的杠杆投资加上杠杆以后是10%到20%左右的ROE给他们股东创造的回报,中信证券要花出高盛几倍的投资才能拿到同样股东的回报。中信证券投资房地产和PE才能够达到这么高的回报。这是两个差别,杠杆高低并不是衡量风险的角度,但是产品杠杆确实需要注意,所谓产品在基本成熟市场无外乎融资才有杠杆,在金融和衍生品才有杠杆,但是中国各种各样举牌类的都有杠杆,这非常不正常,所以我觉得可能要做区分。

热点资讯

  • 今日/
  • 本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