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金融网 ·P2P · 正文

传陆金所、蚂蚁金服、拍拍贷等互金公司筹备IPO,严管之下迎来转机?

2017-04-07 10:05  微信公众号:金评媒    1
   
摘要网贷平台与金交所模式合作的典型模式是:网贷平台作为产品的发行人,扮演的是承销商的角色。

  互联网金融的被严管不仅仅是担心资金出问题,更主要的是要规范行业的发展,乃至对于微贷行业的整肃,进而影响到银行业的发展,而把网贷平台的资金“托管”给银行也被当作是一个抓手。 

  对于网贷平台而言,无论是如何地“改弦易辙”,换成互金公司也难以掩盖其本来的发展模式困局。更多的互金公司开始尝试更宽泛的领域,比如理财,比如保险业务等等,当然在监管的框架下,资金池的问题基本得到了遏制,而风险并不能因为资金托管而有更多的改善,这其实也是一个“伪命题”。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互金公司的发展就变得有点举步维艰了,一些企业希望通过上市走过野蛮生长时代的困境,如果能够成功上市之后,那么对于互金公司的规范发展也许会迎来一丝转机。这也是为何近期又一批互金公司被传出上市消息的原因所在。 

  其中,有消息称陆金所正准备IPO,上市地点可能是香港。年初,还有消息称拍拍贷、趣店在春节前后向纽约证券交易所递交了上市申请。不过,近期消息传闻的背后还没有进一步被夯实或者正式通过IPO的案例,这也间接说明上市对于互金公司来说,其实也颇为艰难。 

  更主要的是,随着监管最后时限的日益临近,互金公司的最终定位将是关键。据悉,蚂蚁金服、陆金所、众安保险、京东金融、拍拍贷、乐信集团、趣店、信而富、91金融等诸多互联网金融公司相继传出正在筹备IPO。这其中有一部分就是原来的网贷平台公司。 

  我们看到,目前已经有29家互联网金融公司完成了C轮融资,这些企业中大部分已经具备较为成熟的业务模式,也拥有了一定的市场口碑。特别是互联网金融监管政策相继落地,以及互联网金融整治进入尾声,政策的日益明朗会使得一些比较突出的互金企业开始谋求上市。其实这也是监管之后的一个益处,对于规范发展的互金公司来说,或许也是一定的“背书”,对于上市开拓新市场更是一次新机遇。

  目前市场传出上市消息的互金公司基本都选择了“外围市场”,无论是港交所还是美国上市,而没有选择国内上市的计划,其中一个原因是,去年证监会出台了类金融机构不能上市的文件。基本堵住了国内上市的门槛。这也是为何很多公司选择去海外上市的原因。

  有一些国内企业搭建起VIE架构,时刻准备完成上市融资。不过,赴美上市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对于互金企业而言,财务税务状况及未来是否有持续经营能力,是否能够在同质竞争中实现差异化,盈利模式是否足够有优势,都将成为能否上市,甚至是上市了投资人能不能买账的决定性因素。 

  更主要的是,网贷平台最大的命脉之一就是审计和信息披露等内容,目前鲜有P2P平台披露不良贷款率。可持续盈利能力和差异化竞争也是命脉,国内很多互金公司基本都是一个模式,同质化非常严重,可复制率也颇高,这都成为上市的拦路石。 

  目前行业2300多家网贷平台,从企业数量上来讲,盈利的企业只占少数,主要是大部分网贷机构都属于中小企业,中小企业在各行各业的盈利能力相对于大型企业都较弱。而信息披露一直都是网贷平台的软肋。一旦平台决定要上市,信息披露这一关肯定要过的。 

  此外,我们也看到近期市场在严厉监管下的动向变得更加趋严。3月31日,北京市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了《关于在京注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申报事宜的通知》要求,未收到“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事实认定及整改要求”的在京注册网贷平台需在30日内向所在区金融办联系申报,逾期未申报的网贷平台将按新设机构的流程办理。

  大多数平台认为,整改之后如何持续创新,创造新的业务利润增长点是现在最大的难题。在他们看来,平台肯定会按照整改要求去改,合规是首要的。但整改后网贷平台如何发展是个问题,且难度较大,多数平台需要在合规的前提下,发掘小额、优质的资产,找到新的业务增长点。在合规成本增加的情况下,平台的交易规模、收入无法保障,那么可持续发展将成为新的问题。 

  值得关注的是,将散标或债权转让标的打包发售,资产端对接金融交易所产品,对接融资租赁公司产品,对接典当行、保理公司、小额贷款公司、担保公司等其他形式为涉嫌违规行为。据悉,网贷平台与金交所合作,大多涉及到债权转让、债权收益权转让、定向融资计划等业务类型。

  网贷平台与金交所模式合作的典型模式是:网贷平台作为产品的发行人,扮演的是承销商的角色。由于金交所实行会员制,融资方大多不是会员,这时需要网贷平台(交易类会员)来负责产品的推荐与发行。融资方和发行人的关系显得比较复杂。融资方既可以是网贷平台所属母公司旗下的小贷公司,也可以是合作的小贷公司、保理公司等,还可以是直接的借款人。

  而“该模式的主要风险是《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明确规定‘权益持有人累计不得超过200人’——机构投资人和高净值投资人成为这类产品的目标客户,这与网贷平台的目标客户是不符的,有违规之嫌。”监管的表态,必然导致部分互金平台跟金交所合作的模式走不通。“金交所业务主要是面向企业和高净值的合格投资人。而网贷业务主要是服务小微、个人,助力普惠金融,起投门槛较低,目前来看,二者的合作基本不可能了。

  很显然很多平台都会出现“生存危机”,转型和退出都会成为一种新常态,当然,真正能够沉淀下来的企业,也是最终能够成功走出上市之路的企业,这一点倒也是一个利好。不过这样的企业毕竟是凤毛麟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