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金融网 ·货币基金 · 正文

月薪轻松过万,谁该为隔壁老王的多头借贷负责?

2017-04-27 09:00  野马财经  陈剑锐  1
   
摘要中小平台无论在催收和风控上都比较弱,而且一般不会和征信、数据机构达成合作,只要成功的做到“不留痕”基本上就没有后顾之忧。

  王东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小伙,没有固定工作也不愿意像祖辈那样下地干活看天吃饭,用他的话说“互联网是未来的趋势,上网是发家致富的根本。”

  互联网金融崛起后,王东成为了“羊毛党”的一员,和羊毛大军一起在各类理财平台上薅羊毛。

  “薅羊毛是门技术活,首先要判断这个平台会不会跑,不会跑的平台安全但是利润小,会跑的平台要判断他什么时候跑,能不能保证自己的本金在跑路前收回来”,谈起薅羊毛的经历,王东说得头头是道,在他眼中,薅羊毛是份低风险,高收益的工作。

  不过低风险说到底还是有风险,相比薅理财平台的羊毛,贷款平台的羊毛要薅得容易些。“现在这些网贷平台基本都没接入征信,逾期了也只是让人来催收,小额贷款在催收时,顶多打电话过来骂你几句。”

  王东说,现在的羊毛蓝海是小额现金贷,很少有平台会为了一两千块上门催收。

  “只要在一家平台借钱不要太多,就不会出大问题”,王东借款的时候会用新的手机和电话号码,再存入一些假的联系方式,“贷款平台一般都会在我逾期之后,骚扰我通讯录里的亲戚朋友,换了新的手机和电话号码,他们就拿我没办法了”。

  除了选择小额贷款外,“薅羊毛的时候一定首选中小贷款平台,最好是新生的平台”,王东说,中小平台无论在催收和风控上都比较弱,而且一般不会和征信、数据机构达成合作,只要成功的做到“不留痕”基本上就没有后顾之忧。

  “在一些小平台上,甚至可以用别人的手持身份证照片就把钱贷出来。”

  事实是否真的如王东所说,小额现金贷只会电话催收吗?不留痕就没有后顾之忧?

  一家现金贷平台的高管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在他们平台上每天有几万笔金额为一千块的小额贷款,对于逾期用户,不可能都派专人去催收,主要的催收手段还是电话催收。他还表示,在平台刚刚搭建之时确实是被羊毛的薅惨了,是血淋淋的教训。

  据王东介绍,其曾在两天之内,从几十家平台贷款几万元,轻松实现了“月薪过万”。不过王东也有烦恼,“现在各种数据联盟多了,很多平台都不好做,只能寻找一些新生平台下手”。

  谁为“王东”买单?

  多头借贷,是金融业长期存在的一种现象。

  从郑州大学生借高利贷赌球跳楼,到借贷宝裸条的色情产业链,再到近期的厦门女学生宾馆自杀,这一系列的社会悲剧的背后都有多头借贷的影子,然而在一些“奇人”眼中,多头借贷如果好好利用也能发家致富奔小康。

  4月26日,北京市网贷协会召开发布会,协会盲共享系统显示,23家网贷机构的470多万用户中,有270多万借贷用户,其中有58万有多机构借贷行为,多头借贷达到21.5%,5万多用户在4家以上机构有借贷行为,占比达2%。

  借贷本来是正常的金融需求,P2P、现金贷等平台的产生也是为了更好的服务有借贷需求的人群,然而因为中小平台风控能力的欠缺,滋生了王东这类骗贷人群,造成贷款平台坏账和成本增加。

  “借点钱”APP创始人张建梁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曾表示,“网贷机构其实在设定借款利率的时候就已经将各类风险计算在内,最终逾期和多头借贷等风险大部分都会分散到借款人头上。”

  完善风控是一个任重而道远的任务,为了覆盖骗贷产生的坏账,贷款平台更愿意选择提高平台费用、利率来覆盖坏账,用正常借款人的钱为“王东”买单,这也就滋生了借贷的变种——高利贷,一般来讲,正规公司推出的“高利贷”产品对于放贷人群还有所选择,而民间高利贷则是来者不拒,也是多头借贷的诱因之一。

  大学校园是多头借贷的高发地带,对于没有收入来源的大学生来讲,在新的贷款平台上借钱还债是比较普遍的选择,而这对于借款人来讲是一个恶性循环,一不小心便滚落到修罗炼狱之中。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曾经报道,四川大学生张明借款3000元后,因多头借贷、拆东补西,8个月后负债高达16万,而他现在才刚满20岁。

  现实中像张明年纪轻轻负债累累的人并不在少数,多头借贷造成的后果并不只是让年轻人透支信用、增加不良资产那么简单,前海征信研究院调查显示,多头借贷用户的信贷逾期风险是普通客户的3-4倍,贷款申请者每多申请一家机构,违约的概率就上升20%。

  信息不对称导致多头借贷?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黄益平曾多次提到,“金融的本质其实就是资金的融通,所以不管你是用什么方式来做,它都不会改变,唯一要解决的就是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实际上造成多头借贷的核心问题也是“信息的不对称”。

  第一,贷款平台和优质借款人的信息不对称。贷款平台无法有效识别借款人的需求真实性和还款能力,但是贷款平台资金站岗会产生大量成本,很多贷款平台主动打开多头借贷的口子。

  买单侠创始人胡丹曾表示,买单侠有75%的是独享的借款人不跟别的平台发生关系,共债情况非常少,债务才是可控的。而实际上有些平台接近40%的客户跟十家以上的平台发生借贷关系。

  第二,贷款平台与贷款平台的信息不对称。很多贷款平台没有接入征信系统,虽然有部分民间征信和数据机构作为数据补充,但是各个贷款平台的信息孤岛情况依旧很严重,这也加剧了信息的不对称,造成“王东”的多头骗贷现象。

  第三,催收者与借款人的信息不对称。一位现金贷平台的运营者表示,对于本身没有还款能力的贷款人,在催收时诱导用户拆东补西,也是造成多头借贷的一个重要原因。催收者利用借款人对于多头借贷认识的不足,诱导借款人借旧换新,以完成自身业绩,加剧了金融业的多头借贷。

  不过值得欣喜的是,监管层对于多头借贷的高发区校园贷和现金贷都给出了整治的信号。

  在银监会发布的《中国银监会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中银监会强调,“禁止向未满18岁的在校大学生提供网贷服务,不得进行虚假欺诈宣传和销售,不得通过各种方式变相发放高利贷”,并提及首次提及,要做好“现金贷”业务活动的清理整顿工作。

  在银监会4月21日召开的一季度经济金融形势分析会上,银监会主席郭树清更是指出,银监会及银行业对整治校园贷也有责任,正在研究如何让银行更好地为大学生提供贷款服务,“把正门打开”。

  郭主席打开正门之后,多头借贷和因多头借贷引发的社会悲剧会大大减少吗?时间来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