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金融网 ·理财工具 · 正文

残酷!贷款余额50亿元以上竟难言盈利 网贷平台谁在“裸泳”

2017-05-09 15:09  微信公众号:互金咖    1
   
摘要由于P2P 网贷平台的目标客户是享受不到商业银行专业金融服务的大众和低端消费者,其相比商业银行具有较高的贷款服务收益能力,但与之相应的风控体系就变得更加重要。

  巴菲特曾说过,“只有当潮水退去的时候,才知道是谁在裸泳。”

  对互联网金融行业而言,2017年势必是潮水褪去的一年,尤其对于准入门槛最低的P2P网贷领域,快速的退潮将很快显现出“裸泳者”。

  “今年春节后,网贷平台获客成本提升了50%以上。”当天,一位第三方研究人士称。“一方面,监管在不断加码,另一方面,行业玩家也越来越多。此外,媒体的信息流也在提价。在用户量没太多增加的情况下,如今的流量已变得越来越贵。”

  可见,对于P2P平台来说,盈利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在获客成本高企,银行存管等合规成本不断抬升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据融360网贷评级课题组统计分析,贷款余额在50亿元以上的大中型平台尚且都难盈利,数千家中小平台的利润表就更难持平了。

  网贷之家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末,P2P网贷行业贷款余额为9576.2亿元,当月P2P网贷行业成交量为2249.19亿元。

  其中,贷款余额超过50亿元以上的网贷平台仅有30家,分别包括陆金服、宜人贷、翼龙贷、聚宝匯、拍拍贷、小赢理财、红岭创投、爱钱进、你我贷、人人贷等。

  截至今年4月末,上述平台贷款余额累计分别达1268.64亿元、316.51亿元、293.49亿元、279.95亿元、198.19亿元、171.26亿元、171.04亿元、169.39亿元、169.33亿元、152.24亿元。

残酷!贷款余额50亿元以上竟难言盈利 网贷平台谁在“裸泳”

  数据来源:网贷之家

  获客成本高企盈利门槛抬升

  一般来讲,P2P平台的收入主要来自向借款人收取的不同名目的服务费,鲜有平台向出借人收取服务费或提现费。

  而向借款人收取的服务费和平台发放贷款的金额直接相关,费率则根据借款人资质不同、借款产品的不同和抵押物的不同有较大的差距。

  可以说,网贷平台贷款余额从某种程度上反应了该平台在未来一段时间的盈利能力。

  相比之下,P2P网贷平台的成本费用主要是获客成本和技术开发费用,因为P2P网贷平台没有什么与收入对应的直接成本,因此毛利率都普遍偏高。

  在获客成本方面,以往P2P网贷平台的借款人主要来自线下渠道的获客,随着消费类的小额信贷成为主流,在线信贷已成为标配。

  出借人方面,目前业内单个注册用户的成本普遍在百元以上,考虑转化率后的单个出借人获客成本超过千元也不稀奇。

  以龙头陆金服为例,2016年,陆金所控股完成了陆金所、重金所、前交所和普惠金融的整合,早已不再是原有单一的陆金所定位,而是全面布局财富管理、机构间交易和消费金融领域,其P2P网贷业务也被分拆进“陆金服”。

  此前,陆金所董事长计葵生曾表示,2015年陆金所亏损金额中的80%是获客成本及系统投入。

  中国平安(601318.SH)披露的2016年年报显示,去年以陆金所为主的互联网金融业务盈利52.08亿元。但是,这个盈利包括了普惠金融重组交易的收益94.97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仍然是亏损42.89亿元,比2015年亏损额增加10.48亿元。

  截至2016年底,陆金所的注册用户数2838万,同比增长55%,投资用户数813万,同比增长120.92%,其中活跃投资用户数740万;普惠金融的累计借款人数也达到377万,同比增长204.03%。

  同样,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在红岭社区“年终总结”帖中也坦言,快借标是红岭不良逾期的重灾区,2016年不良资产清收本金利息滞纳金合计16.48亿元。资产清查后2016年红岭创投2016年预计录得损失5000万元。

  融360网贷评级课题组认为,相比之下,宜人贷高达34.47%的利润率,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母公司宜信集团强大的获客能力。自2016年起,宜信将线下客户推介给宜人贷时,仅向宜人贷收取借款金额6%的费用。

  此外,2015年开始宜人贷的放贷人群主要集中在风险较高的D类人群上,占比达到了84%,这部分人群每年的借款利率约为39.5%,包括年利息10%-12.5%和交易费27.6%两部分。

  线上资产端走红坏账率提高

  互金咖注意到,以往在国内的互联网金融产业布局中,呈现出理财端和资产端先后成为互金主要驱动力的状况。在2016年之前,以资金端为主要渠道、以理财产品为表现形式的互金模式一度成为众多平台热捧的模式。

  如今,随着网贷监管指导意见的发布以及连续的降息降准,市场资金利率一路下行,互金理财端优势开始逐步下降。

  与此同时,在目前互联网金融进入强监管和高自律时代之后,以互联网大数据、风控建模技术的成熟和场景化需求的匹配度提高,以个人信贷、信用分期和信用支付为代表的线上资产端模式开始走红。

  如在我国消费金融正处于高速发展的情况下,参与主体正不断涌入。同时,借助互联网渠道和模式, 服务人群不断扩大, 包括农民工等流动人口以及大学生等中低端无卡群体因此也获得了金融服务。

  不过,由于我国个人征信体系建设不完善,消费金融风控建设尚处于起步阶段,消费金融规模的扩张,服务人群的下沉加剧了消费金融平台面临的坏账风险。从趋势上来看,网贷平台坏账率攀升已是不争的事实。

  如宜人贷披露的是净坏账率数据,即到2016年底,本年所发放的贷款坏账率还没有显现,而当初在2013年发放的A类借款人坏账率已经达到7.2%; 2014年发放的B类借款人贷款坏账率为6.6%,高于同期D类借款人6.3%的坏账率;此外,坏账率最高的贷款出现在2015年的C类借款人中,坏账率高达8.2%。

残酷!贷款余额50亿元以上竟难言盈利 网贷平台谁在“裸泳”

  融360网贷评级课题组表示,由于宜人贷的借款期限普遍偏长,最长还有48个月期的借款,因此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其坏账率的出现相对会有很长的时滞。

  也就是说,2015年开始宜人贷放贷的重心全面向资质相对最差的D类借款人倾斜,如果宜人贷的借款人群分类准确,那么这D类人群的真实坏账水平可能会在2018年-2019年左右显现。

  不过,从目前披露数据显示,宜人贷坏账最高的人群是C类人群。目前宜人贷风险备用金的计提比例为借款总额的7%。

  此外,2016年以伪造身份信息或盗取其他人身份信息从事骗贷业务的“黑产军团”让不少网贷平台付出承重代价,大数据风控在“黑产军团”面前显得较为脆弱。

  宜人贷在去年年报中就详细了披露了旗下一款极速贷款产品(FastTrack loan)遭遇“有组织的欺诈事件”,为此其当期计提了8130万元的风险准备金。

  对此,东方证券分析师张颖表示,由于P2P 网贷平台的目标客户是享受不到商业银行专业金融服务的大众和低端消费者,其相比商业银行具有较高的贷款服务收益能力,但与之相应的风控体系就变得更加重要。

  “利率和风险的权衡是公司在制定业务发展战略时需要考虑的重要因素,其中风险控制能力是公司核心竞争优势,缺乏高水平的风险控制能力会导致高利率抵消高坏账模式难以为继。” 张颖如是说。